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n00bsonubuntu.net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噬天妖龙》最新章节。

黑虎早已通灵,听钟道临这么一问,赶紧赞同般的点了点头,抖擞精神,趁机将胸中一股闷气一嗓子吼了出来,同样示威般的冲果比昂了昂头,以示不屑。

“嘭!”

果比冲上去就狠狠地打了黑虎一拳,小丫头对钟道临一时之间摸不清路数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失去记忆了,但对明显记忆尚存的黑虎,可就不会客气了,扑到黑虎背上就是一阵花拳绣腿的伺候。

黑虎被果比毫不留情的一阵拳脚,打得嗷嗷直叫,脑袋一个劲的扑腾,却同样不敢反抗,它对果比这个小魔星更怕,自从有了果比,它一身油亮的虎毛就从来没有整齐过的一天,一旦果比兴趣来了,便是它虎身布满斑秃的一天,那还是没惹到果比的情况下。

黑虎眼见果比又开始拔它的毛,吓得虎脸皱成一团,也不敢跑,明白越跑这小家伙兴趣越大,干脆双目一闭,身躯发软,轰然倒地,脑袋一耷拉来个装死。

钟道临看到黑虎被折磨的样子,心中没来由的一阵难受,可他对状若疯魔,拳打脚踢的果比同样害怕,似乎是埋藏在心底的一种害怕,只敢脚步轻移,壮着胆子用手碰了碰骑在黑虎身上的果比,诺诺道:“别打它了,小黑猫会很疼的!”

“刚才不还是猫王嘛,怎么又成了小猫啦!”

果比气呼呼的又踢了黑虎脑袋一脚,力道却不由自主地下降不少,解气道:“卜胖子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在俺卜...果比面前,是龙你得盘着,是虎你得卧着,哼,更别说是只大黑猫了,有脾气也得在果比面前装病猫,哼哼,不然抽你的筋,扒你的皮,最后再炖一碗虎鞭汤,果比一次喝不完,第二天接着喝,哼哼!”

正在装死的黑虎听得浑身发颤,虎骨发麻,钟道临却听得云里来雾里绕,虽然知道不是什么好话,但也仅限于听出了威胁,至于到底威胁了什么,一概听不懂。

忽然一阵风动,刚才这处黑虎的惨叫,果比的威胁叫嚣,引来了林中玩耍的火麒麟注意,蹦蹦跳跳,兴冲冲的跑了过来。

这家伙最近正烦躁着,钟道临老是一个人坐着睡觉,理也不理它,银狼不见踪影,雷鹰总是高高的在天上飞,要么就是在树顶上呆着,从来就不喜欢跟它们哥三玩闹,样子孤傲的很,它也抓不到。

只有黑虎那家伙愿意跟它捉迷藏,可是被找到几次后,就耍赖不跟自己玩了,怎么忽然吼的这么凄惨?

火麒麟虽然小,却也明白道理,知道黑虎那家伙不愿意跟自己玩,就是因为老输,基本没赢过,毕竟在熊族森林里,黑虎一向是横着走习惯了,四方步一迈,谁见谁怕,百兽回避,比跟自己玩有感觉,如今叫声这么悲惨,难道被谁欺负了?

火麒麟倒不怕黑虎受欺负,只是感觉好奇好玩,兴冲冲的就赶了过来。

“咦?”

果比与钟道临,大眼瞪小眼,一见火麒麟之下,同时惊咦一声,暗自奇怪眼前跑过来的这是什么玩艺啊?

火麒麟看到果比这么个小不点,也是脑袋一扑棱,摇头晃脑打了个响鼻,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,目光中同样充满了好奇。

“哇!”

果比一向是脾气来的快,去的快,变脸速度比翻书快,自从她在火山内乱吃了一顿寒冰魄,为了消化那股冰冷的寒意,便一直没有露头,也是第一次见到火麒麟,大感新鲜下也忘了继续威胁黑虎,唤叫一声就冲火麒麟扑了过去。

火麒麟见果比与钟道临在一起,又是站在黑虎的背上,并没有什么敌意,但还是被饿虎扑食般冲过来的果比吓了一跳,刚下意识的朝后一蹿,便被接踵而至的果比坐在了脑袋的圆角上。

腾腾的火焰,几乎是果比抱住火麒麟圆角的同时,便冒了出来,这是火麒麟不由自主地一种防御,等到火麒麟发觉,担心又会无意伤害到人的时候,却发觉耳中响起了一阵银铃般的娇笑。

果比对圆角冒出的火焰,非但不躲,反而沐浴享受般的嘻嘻而笑,已经被火焰完全包裹住的她,一见火焰熄灭,反而拍着火麒麟的脑袋,一个劲地大喊大叫:“怎么弄得,嘻嘻,再来,再来!”

火麒麟两眼一翻,用余光看了看脑袋上的果比,一见小女孩没事,原地蹭的一声蹦了起来,简直高兴坏了,赶紧又唤出一冒一熄的火苗,逗得果比欢呼雀跃,娇笑不已。

黑虎看到果比离开,立即活了过来,明白一旦果比兴趣发生转变,自己便算暂时安全了,至于火麒麟老弟会不会遭殃,那当然是不用它虎老大关心的。

等到黑虎看清果比是在腾腾火焰中玩耍,顿时傻了眼,再扭头看了看一脸羡慕,又有些茫然的钟道临,它自己也开始脑袋发晕起来。

不是它虎老大不不明,是这个世界实在变化太快,出一个不怕火麒麟的小怪物,就已经让它感觉骇异,怎么连钟道临都像不认识自己的样子?

黑虎心中一阵不痛快,暗道自己长得这么雄壮魁梧,威风凛凛的四方步一迈,保准谁一见之下,也要记一辈子,怎么还有人能忽略自己的存在?

此时的钟道临并没有理会一肚子委屈的黑虎,只是有些羡慕,有些疑惑的看着果比身下的火麒麟,似乎感觉到这个火焰腾腾的家伙,隐隐的有些熟悉,却又拿不定主意,是否该上前。

火麒麟跟果比玩了一阵,也发觉了钟道临的异样,歪着脑袋,奇怪的看了眼钟道临,兴冲冲的跑了过去。

钟道临被高速移动的火麒麟,一脑袋拱入了怀内,却奇异的没有被火焰伤害,一下子来了兴致,同样跟果比一样,好奇的抚摸着火麒麟的脑袋,慢慢的不再恐惧。

钟道临与果比,一大一小的两人跟黑虎火麒麟,就这么玩耍笑闹了半天。

终于,钟道临被兴趣再次转移的果比盯上了,似乎小丫头又想起来了这个丧失记忆的小子。

从火麒麟脑袋上,转移到钟道临肩膀上的果比,无聊的踢动着一双晶莹剔透的小腿,纠着钟道临耳朵埋怨道:“还想不起来么?”

被果比纠着耳朵的钟道临,疼得一个劲原地打转,怕转下去迟早头晕,干脆找了棵大树,一屁股坐倒,靠着树干喘气道:“我以前是不是跟你有仇?”

“嘻嘻!”

果比嘻嘻一笑,缩手松开了已经拧紫的耳朵,天真道:“果比习惯了嘛!”

“哼!”

钟道临揉着耳朵,闷声低头不语。

果比见一向喜欢跟自己抬杠的钟道临,鲜有的闷头不语,反而来了兴趣,小手拍着钟道临低下头的后脑勺,催促道:“想嘛,你想起来了,说不定果比也想起来了,快想。”

奇怪的是,很长时间,钟道临都没有回应,连身体都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

果比一愣,顺着钟道临的目光看去,就见地上密密麻麻的一群小爬虫,正奋力的朝树干上爬,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看的。

果比不知道,现在的钟道临不单单是在看,而且整个心神已经完全融入到了爬虫的世界,迈着短小的脚步,奋力的从树干下朝上爬。

那是爬虫的世界,也是钟道临的世界,更是整个生命轨迹的运动过程。

人生,便如爬虫,由地上爬至树干,奋力朝上。

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:

本书手机阅读:

发表书评:

这些蚂蚁般的爬虫,似乎是被钟道临突如其来的一个坐地给惊炸了窝。(.la无弹窗广告)

天然的本能支配它们纷纷努力向最近的高处爬去,也许是树干,也许是伸展的杂草。

那么哪一些爬虫会爬到最高点?

不说那些选择了草丛的幼虫,就说那些碰巧被命运安排在一棵大树脚下的一些幼蚁。

它们在往上爬的过程中不断的遇到分枝,只有那些一直选择了主干的幼蚁最终能爬到最高点,而那些选择了分枝侧干的幼虫,则在选择的开始就决定了它只能达到的终点,无论它怎样的努力。

实际上,在起初的选择以后,努力与否已经无关紧要了。

即使它开始进行了个正确的选择,在它向上爬的过程中还会遇到新的树干分叉,新的选择,只有它始终选择正确,才可能爬到树顶。

在越靠近树根的地方做的选择越重要,如果它在第一个分支就选择错误,那以后的命运可想而知。

关键的问题在于,对幼虫最重要的选择,是在它最年幼无知,最没有选择能力的时候做出的,或许也根本就不是幼虫所能够决定的。

偶然也是必然。

当它在向上爬行的过程中,成熟起来并回头张望的时候,也许会明白许多。

但这时已是无能为力。

第一时间更新《噬天妖龙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商委红肠2021价格表

一株仙草

废土风暴

小醉竹

农门医色

发烧的胖头鱼

千金农女

七栾

十面霾伏

小小柚子酱

穿越亚瑟之重启人生

玉爪俊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